何其有幸,这辈子我是您孩子 - 新闻动态 - 明仕msyz555手机版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何其有幸,这辈子我是您孩子

作者:许晓鑫     文章来源:福建分公司    更新时间:2018-05-14 08:21:39点击次数:353次字号:T|T

从小到大,听到别人向我妈夸我最多的话便是:“你多幸福啊,养了这么个懂事的女儿。”在别人看来,或许我是个乖乖女,听话懂事,但只有我们一家四口自己知道,我是家里的定时炸弹,总能时不时炸起一片废墟。

三岁以前不像我弟会四脚虎爬,而是两腿蹬地蹭着屁股在地上爬,不知道磨坏了多少裤子,三岁时的除夕夜,爸妈实在忍无可忍了,一人一边牵着我的小爪子,就这么从我外婆家走回家,任凭我索求抱抱,两人也都熟视无睹。于是,那个除夕夜,我终于学会了走路,想想那场面都莫名心酸。

在外婆家读幼儿园那会,我曾和我妈赌气,在菜市场的柱子上默默地将一元钱给撕成两半,可想而知,回来后被我妈一顿好打,后来是老爹让我坐在他肩膀上,看晾在房梁上的已经他已经粘好的一元钱。老妈打的我,老爹救的我,因为我妈说:赚的都是血汗钱,不准我糟蹋。

我曾被老妈独自锁在屋子里一整个下午,哭天喊地都没用,因为她去工作了。当时老妈和外婆吵架,所以即使外婆家就在屋后,她也不把我交给外婆照顾,任凭我一人在屋里哭破嗓子。后来外婆实在不忍心,和表哥一块将我从天窗“救”出去,于是,我现在特别渴望屋子最顶层能有个天窗,因为那曾是我的“逃生”窗口。

我曾被饿过一整天,因为我挑食还喂饭难,于是他们夫妇俩决定饿着我。果然,饿到一定程度,我自己很自觉地扒拉着只加了酱油的白粥,以从未有过的速度解决掉一大碗,也导致小时候的我一看到有挑着担子来卖酱油的,就会去讨一小碗,有滋有味地品尝着。

我曾打翻过一整桌的饭菜,那是一桌用外婆、老妈、表哥和我辛苦了一整个上午去海边搜罗来的海蛎、贝类等海鲜做成的午饭,就因为我腿一不小心在桌底下一蹬,全桌给翻了,午饭没了,海鲜没了,我最爱吃的海鲜粥也没了,有的只是一顿胖揍。这次是老爹打的我,老妈救的我,因为我妈说:这娃她也不是故意的,无心之失,

我妈说,我从一出生就不是省油的灯。我想说,我这盏灯到现在也很费油。

老爹是渔民,经常出海不在家,就剩我和老妈在小屋相依为命。三天一感冒,五天一发烧,到了7岁我弟出生时,才学会自己吃饭。也就是我弟出生的那一年,我的身子骨逐渐强壮起来,因为我妈将坐月子里时的补品全给我吃了,我还不懂事地哭闹着索要,也因此她的健康每况愈下,留下了很多病根。

后来上小学,学习成了烦恼。数数不会,老妈用织网的木签教我算数,名字不会写,她拿着笔一笔一划的教我临摹,要是遇到她也不会的题,就带着我走街串巷去询问邻居们。相比老爹的急性子,在学习上,我妈从未对我发过火。因为老妈说,小时候就是因为外公对她学习管得太严厉,总是时不时就大喊大骂,才导致她读到小学二年级就辍学干农活了。

在学习上,老妈从不会逼我做什么,她总说,尽你所能就好。但其实,她一直在背后默默给予、默默支持、默默付出。

高考前一周的模拟考,是我学习上的第一次滑铁卢。在学校一直憋着眼泪与羞愧,回家告诉爹妈考砸了之后,直接锁门在房间里一直哭,任凭爹妈和老弟敲门也没开,直到晚饭时间实在饿得撑不住了才下楼。爹妈只是跟我说,一次考砸而已,还没正式高考,尽你所能就好,一直以来,我们从没要求你一定要很优秀考到第几名。

接下来的那一周,爹妈从未问我学习上的事,也没特意给我做补品,更没学别人去关帝庙和文公祠祈福什么的,一切如常。甚至高考那两天,我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家长接送,就我一人牵着自行车,挤出人堆,默默骑回家。因为爹妈考试前俩天说:“你又不是不认识回家的路,干嘛要送?自己去自己回!”唯一与往常不同的是,老妈凌晨便起床给我熬大骨粥,6点便喊我起床去后院看着花草树木复习,醒醒脑。那两天,我伴着清晨的露水花香,喝着浓郁大骨粥,翻着书本,突然觉得,原来高考也可以是件这么惬意的事情。当然,我也知道,爹妈其实也很迷信,虽没去祈福,但在我考试的时候,他们给家里供奉的关公爷上香了,还是很好的香,一回家我就能闻到那淳朴的香味。

我一直很庆幸,爹妈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尤其是学习上,从未给过我任何压力,也从未拿我和其他家的孩子进行对比,任凭我尽自己所能自由生长。相反的,我倒是很同情我弟,因为爹妈总是跟我弟说:“你看你姐,再看看你。”以至于我总是不得不劝他们夫妇俩:“这次他考不好没事,不是比之前有进步了吗?”然后再转身训我弟:“你怎么不跟好的比,老是跟考得砸的比!”

不管是学习、工作还是生活,老妈都没给我压力,她所做的,就是开导我,指引我,教我如何做人、做事,只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我,总是在得到教训后才想起她的敦敦教导,才发现,原来曾经、现在,自己带给她这么多次伤害。

4岁时,在外婆家误食东西被送去急救;7岁时,自己睡一个房间,睡梦中差点被天花板砸中头;11岁时,在被学校人欺负,气得老妈直接去学校找那学生和老师理论;14岁时,再一次莫名被天花板砸中肩膀,导致老爹急得无端怪罪老妈;15岁时,喉咙两次发炎吃不下咽不下说不了话,心烦受不了老妈的唠叨摔筷子不吃饭,硬是把老妈气哭了;16岁时,配眼镜时被医生告知8岁时左眼就高度散光,爹妈一直自责没及时发现带我来矫正视力;17岁时,和老爹吵架晚上穿着睡衣拖鞋离家出走,走到海边因为冬风太冷海面太黑自己又不会游泳溺水太难受,不敢往下跳,躲在角落默默地看老妈骑着我的自行车一直在寻我、喊我的名字,直到实在受不住冷慢慢地走回家,才知道爷爷去世时都没哭的钢铁老爹那晚哭了,我弟睡梦中抱着我:“姐,不要走!”;19岁时,高三最后一学期,在老妈生病痊愈后,我也得了一样的病,比她还严重些,顺带着检查出颈椎病,吃药抽血检查成了日常,老妈陪着我学校、医院、家里三点一线在跑,一直自责都是因为她我才会遗传这种病,但事实上医生说是因为我自身免疫力和激素原因才导致的,和遗传根本毫无关系;至今,老妈念得最多的就是,你一女孩子,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一定要注意饮食,一定要注意安全。

《后来的我们》这部电影,男女主的爱情完全没触碰到我的泪点,相反的,林见清的爹独守着那个家的情景,让我哭得稀里哗啦。因为就像伊叔说的,随着工作,你用手指头都能数得出回家的次数。

孩子长大了,却发现父母老了,更可悲的是,,面对父母衰老的速度,你根本束手无策,无能为力。

爷爷去世时,我第一次知道死亡,完全不敢靠近,此后也不太敢回自己的房间,因为需要经过爷爷去世时躺着的客厅。外公去世时,母亲半夜跑到我房间把我喊醒,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跟我说外公去世了,而昨天我们去看外公的时候,外公还边啃甘蔗边跟我说以后去当老师吧。我是在外公去世的第三天才去看他,因为老妈说考完试后再去吧,别影响学习,当时高二。这次,我敢直接看着保温棺材里的外公,一点也不害怕。这次,我才知道原来火葬是这么一道程序,原来人的骨灰长这样,原来骨灰真的是白色的,原来人死后真的只是一抔土,原来时间这么快,原来生命这么短,原来错过是这么的容易。

原来,长大后的我,能陪爹妈的时间,真的不长。

我弟说,我第一次离开家上大学时,我妈哭了好几天。其实,至今,每次看着爹妈送我到车站,目送我离去时,不管是多少次,每次看他们越来越小的背影,鼻尖依旧忍不住一酸,眼泪就下来了。

离开家的第一年中秋节,没能回家,这是截至目前唯一一次我没回家的中秋节。而后的每一次,我都会回家,因为中秋不仅是团圆,更是我和母亲的破蛋日。

何其有幸,母女俩同一天生日;何其有幸,母女俩的生日都在中秋这一团圆日;何其有幸,那年老爹特意定制的蛋糕里,一头牛旁边依偎蜷缩着一头猪;何其有幸,我们连生病都是一样的病;何其有幸,您既是我母亲,也是我知心好友、人生启蒙师、感情咨询师。

更何其有幸,这辈子,您是我可亲可敬可爱的老妈,我是您可亲可疼可爱可恨的女儿。

您骄傲地说,从你这牛棚里牵出去的崽子,什么性格你最了解了;我愧疚地说,这崽子一直有句话没说出口:“对不起!谢谢您!我爱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