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与“国粹” - 新闻动态 - 明仕msyz555手机版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我妈与“国粹”

作者:刘蛟     文章来源:广西分分公司    更新时间:2018-05-14 08:19:26点击次数:162次字号:T|T

我妈,年过半百的普通农村妇女,狂热的国粹爱好者,虽在企业服役十余年,身上却始终保存着许多农村妇女的质朴与顽劣,按照常规我妈这样的妇女很难与国粹搭边,那她如何与国粹挂上钩的?且听我道来。

我国最早有关麻将的计载,是宋朝杨大年著的「麻将经」。其中的内容和现今的麻将差不多。麻将的发展过程不在赘述,从这里已经看出,麻将是华夏文明的一部分,因此将他称为国粹也就一点也不过分,而我的妈对麻将十年如一日的狂热与初心绝不亚于任何国粹艺术家对艺术的坚守与匠心。

天圆地方,四个人分坐东、南、西、北,然后掷骰垒长城,自学会这门手艺以来,我妈便下决心要用心传承“国粹”并将其发扬光大。对于这种四方桌上战争的执着追求早已融入她血脉,工作压力太大,摸两把麻将就好了;孩子不省心,来两把自摸就忘了;若是来上一把杠上花,我的天,这世间便再无大事。

无论面对怎样的挫折,只需一张方桌、四条方凳、一副骰子外加一百零八张麻将牌,就能抚平她惊惧的心灵,即使上一秒身体不适需要休息静养,只要听到“三缺一”的召唤,她老人家就会焕发出无穷的生命力,这种类似邪教般迷魂的召唤力,我只在麻将桌上见到过。这是属于同我妈一般的这项“国粹”爱好者独一无二的宝贵财富,是她们耸立于麻坛与众不同的力量源泉!

显然打麻将能够让我妈更快乐。她享受方桌上博弈时候带来的那种欣喜若狂或者怅然若失的感受。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历经生活的苦、品尝了收获的甜、看淡了人情世故,也看轻了悲欢离合,仿佛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像是麻将一样迅速让她全神贯注热血沸腾地掉进一个情境中。想来那种所有牌都是自己打出去,所有牌都听自己的操控,但是能不能胡却又是看牌局与牌友的感觉,无可奈何里掺杂着自作自受的安慰,奋力进取又有着听天由命的豁达,才是真的让她欲罢不能的究极原因。

“哎呀!那个**,我以后再也不会跟她打牌了。”

“这个**别看她平时咋咋呼呼的,打起牌来还是蛮厉害滴咧。”

结束战役后,我妈总喜欢分析一下战局,顺便从中理出一些“哲理”来。“牌品即人品。”是我妈总结出来的第一条“哲理”,有些人打牌喜欢盯下家,盯得别人5、6圈都不开和,这些人在做人方面肯定也是“我不干,你也别想干”,有些人打牌的时候只顾看自己的牌,不管出铳不出铳,以把自己的牌打听为目标,眼睛死盯着自己手上的十三张牌,这些人生活中定时属于那种“各扫门前雪”的类型,不可深交矣!

“麻场如战场,步步为营。”是我妈从麻将场总结出的第二条“哲理”。每一场麻将都是一场博弈,过程讲究看好上家,盯住下家,不但要会骗牌,会拆牌,更要学会察言观色和算牌,源配置组合的最优化、机遇的捕捉、嗅觉的敏锐和随机应变,以上种种均是对思维、思考方式以及智力上的一种提升。

“决定你人生的真的不是你的能力而是你的选择。”是我从我妈的麻将经中帮她提炼总结的第三条“哲理”。当手中的牌有好几种听法时,往往要在不长的时间选择一种听法,而做出的判断,需要结合手中的牌、牌局的走势,以及别人对自己判断的反判断等因素,最终选择正确与否,以胡牌为定有点“事定犹须待阖棺”的宿命感。

据说我还在吃奶那会,我妈便抱着我在怀里“战斗”,传承“国粹”从娃娃抓起。是否属实,已无从考证,但是我跟我弟永远是不足矣与她谈人生的,究其根本,全因我们对“国粹”不够热忱,没有在麻场战斗过三百回合的人,人生是不完整的。而她对她那个同样沉迷于“国粹”的侄媳妇的态度,仿佛是比我们这双儿女更亲的存在,只要两人一碰面,似“天雷勾动地火”两人迅速进入状态,聊“战场上”那些事情到忘我……

我妈对我跟我弟唯一的要求就是等他老了每个月给够钱给她打麻将,将“国粹”更好传承,毕竟麻将恒久远,幺鸡永流传。